历史之家--历史资料最全的历史吧
宋朝皇帝上古皇帝明朝皇帝汉朝皇帝周朝皇帝金朝皇帝晋朝皇帝三国皇帝元朝皇帝
历史之家 > 世界历史 > 世界野史 > 红楼梦残,十二菊花诗香,片语诉尽人世悲欢

红楼梦残,十二菊花诗香,片语诉尽人世悲欢

时间 : 2017-09-13 16:56
栏目 : 世界野史
来源 : 历史之家

文章简介: 点上方古风君免费快速订阅古风君   微信号:gufengjun8 这里聆听不一样的古诗词和美文,用文...

有人说:“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男不看红楼,女不看西厢!”

是谓不看红楼?言说:女儿作态。读了红楼梦,学会了云雨。

诚如是,当何如?


毛泽东却说:“我国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可见他对红楼的赞扬。


对红楼,鲁迅先生则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是是非非,谁能言尽,何不读之,静心体味这“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的妙语。


妙语之中有诗香,吃肥蟹,饮醇酩,赏艳菊,作佳诗。是以,红楼梦残,十二菊花诗香,一语诉尽人世悲欢!




《忆菊》

宝钗(蘅芜君)


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

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迟。

谁怜我为黄花瘦,慰语重阳会有期。


蘅芜苑为宝钗的住所,看似稀疏平常的名字却暗藏着心机。蘅芜苑亦是“恨无缘”,无缘而忆,忆菊实是忆人,所忆何人?当乃离家出走之宝玉。“秋无际”、“梦有知”道出怅惘,道出忆,心随归雁飞远是为寻你,人瘦,断肠,何日会有期?




《访菊》

宝玉(怡红公子)


闲趁霜晴试一游,酒杯药盏莫淹留。

霜前月下谁家种,槛外篱边何处秋。

蜡屐远来情得得,冷吟不尽兴悠悠。

黄花若解怜诗客,休负今朝挂枝头。


忆之不得,故访而作。贾政外出,宝玉与姐妹们少了束缚,多了几分快活,最是人生惬意时。明朗的秋天,不淹留,乘兴访菊,“情得得”、“兴悠悠”是为得意风流。墨笔之下将访菊的痴情推向高潮,一腔热情倾泻而出。




《种菊》

宝玉(怡红公子)


携锄秋圃自移来,篱畔庭前故故栽。

昨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犹喜带霜开。

冷吟秋色诗千首,醉酌寒香酒一杯。

泉溉泥封勤护惜,好知井径绝尘埃。


种花而盼花,必细心呵护。种菊,又似一种比拟,以花喻人。大观园里的姐妹们又有谁不是如花美玉?又有谁不需要护惜?宝玉护花的诚挚之心亦是他对女子们的态度。




《对菊》

湘云(枕霞旧友)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 

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


文如其人,对史湘云而言大抵如此。湘云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颇具男性气度。此诗的魅力便是以男性视角来写,“科头坐”、“抱头吟”两句活脱脱地勾勒出对菊的身影、神情,表现了她豪爽不羁的潇洒风度。可以说,大观园中,只有湘云才能做出这样的诗。




《供菊》

湘云(枕霞旧友)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

隔座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

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古来都是赏花而后摘花以供,可此诗却倒插,先言几案上的菊花婷婷幽香,后联想到旧游之景,以景入情,扩大了诗的意境,丰富了诗的内容。且弹琴饮酒,赏菊作诗,傲世而沐浴春风,实是羡煞旁人。




《咏菊》

黛玉(潇湘妃子)


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

毫端蕴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

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

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一入诗便似着了魔一般,不知昏晓,绕篱推敲。写以毫端蕴秀之心,吟当对月口角之香。又转入自怜自艾之情,谁能解我情愫之问?最后借陶之志以达意,咏菊花的亮洁高风,喻自己的高洁之志。黛玉三首咏菊诗夺冠,此诗更是三首之冠。想来诗之造诣最深,最具才情。




《画菊》

宝钗(蘅芜君)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

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

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

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


“画”是承“咏”而来,“画菊”其实是较难抒发的,常有画意而乏诗意,或是有诗意而乏画意。难能可贵的是,宝钗此作在不动声色中兼具“诗、画”两意。且末句有“画饼充饥”之意,暗示未来宝钗与宝玉的夫妻关系有名无实。




《问菊》

黛玉(潇湘妃子)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

孤标傲世俗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

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李纨将此诗评为第二,是为新颖别致,表其个性。荣府险恶,孤弱的女子陷于苦痛,如何不相思?如何不寂寞?“孤标傲世俗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与其说是询问,莫不如说是控诉。湘云更是称赞说“真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




《簪菊》

探春(蕉下客)


瓶供篱栽日日忙,折来休认镜中妆。

长安公子因花癖,彭泽先生是酒狂。

短鬓冷沾三径露,葛巾香染九秋霜。

高情不入时人眼,拍手凭他笑路旁。


簪菊,即把菊花插在头上。探春才清志高,精明干练不减于男人。她把荣府的矛盾和腐败看得很清楚,也正因为清楚,探春才能洁身,不随风流俗。此诗同样借喻陶渊明爱菊之志,从不同的角度写出重阳节簪菊的情致。洋溢着令人神往的生活情趣。




《菊梦》

黛玉(潇湘妃子)


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

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

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蛩鸣。

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


此诗写菊花之梦,也是写咏菊者之梦。拟人的笔法写菊花的梦境,实写难言的情思。秋菊酣睡,梦境清幽,旧忆被打断,幽怨同谁诉。虚与实之间,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追求破灭是黛玉对悲剧命运的预感,和对黛玉结局的暗示。




《菊影》

湘云(枕霞旧友)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

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

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秋光之下见菊影,叠叠复重重,可见菊影之形态。透过疏窗灯影,描摹在地上浓淡不同的远近菊影。“魂应驻”却“梦空也”可谓情愁黯淡,一切成空。一个“空”字是对未来命运的暗示,结局似乎早已写好,唯有人不知罢了。




《残菊》

探春(蕉下客)


露凝霜重渐倾欹,宴赏才过小雪时。

蒂有余香金淡泊,枝无全叶翠离披。

半床落月蛩声病,万里寒云雁阵迟。

明岁秋风知再会,暂时分手莫相思。


“盛”要以“残”作结。十二金钗恰作菊诗十二首,看似巧合,却是有意为之。诗常“借物抒怀”,“残菊”即是“残局”,明为咏物,实则咏人,咏十二钗的命运,咏大观园的命运。叶残花缺,万物同悲,一败涂地,唯此而已。




以忆菊起,“忆之不得,故访”,是为《访菊》

“访之既得,便种”,是为《种菊》

“种既盛开,故相对而赏”,便是《对菊》

“相对而兴有余,故折来供瓶为玩”,即是《供菊》

“既供而不吟,亦觉菊无彩色”是为《咏菊》

既入词章,不可不供笔墨;是为《画菊》

既为菊如是碌碌,究竟不知菊有何妙处,不禁有所问;即是《问菊》

“菊如解语,使人狂喜不禁”是为《簪菊》

“如此人事虽尽,犹有菊之可咏者,《菊影》《菊梦》;

末卷便以《残菊》总收前题之盛。这便是三秋的妙景妙事都有了。”

标签 : 
相关世界野史文章推荐
真实的鬼叫是怎样的?鬼叫声之谜

如果是是在农村长大的,你肯定听过鬼的叫声。其实也不知道是不是鬼叫的,但在老家别人都这...【阅读】

真实的鬼叫是怎样的?鬼叫声之谜
冥婚拜堂令人毛骨悚然的全过程

提起“冥婚”,可能现代的年轻人还很少听说,不过作为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对于传统习俗的...【阅读】

冥婚拜堂令人毛骨悚然的全过程

历史之家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