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之家--历史资料最全的历史吧
商朝皇帝金朝皇帝隋朝皇帝秦朝皇帝元朝皇帝五代十国皇帝周朝皇帝晋朝皇帝春秋战国皇帝
历史之家 > 老照片 > 年代剪影 > 1962年“逃港潮”,堪称中国版的“脱北者”(多张珍贵图片)

1962年“逃港潮”,堪称中国版的“脱北者”(多张珍贵图片)

时间 : 2017-07-18 12:00
栏目 : 年代剪影
来源 : 历史之家

文章简介:   1962年“逃港潮”是怎么回事 1962年出现的大规模逃 港风波,共有十多万来自全国各地的群众涌...






















  1962逃港潮是怎么回事

1962年出现的大规模逃 港风波,共有十多万来自全国各地的群众涌人深圳,六万多人偷 渡出境。这场风波惊动了周--**,最后通过强行遣 返、凭证 明购买到深圳的火车票等措施才逐渐平息。众多的饥 民聚在一起,相互照应,就是香 港 警 察来了,几百数千人抱成一团,一时也奈何不得他们。

  报纸、杂志、电台,几乎所有的香港媒体都出动了,一批批记者冲向第一线抢新闻,他们看到的是一幅幅催人泪下的情景。因为害怕军 警抓捕,他们大都白天躲在山上,到晚上下山来到附近村里人家讨要吃的。有些难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生命已十分危急。

  据宝安县外事办的统计,1962年从4月下旬至523日,外流出境的总人数约六万人次。据英方宣布:4月底至9月底,由陆地边境上偷渡过去的约七万人次,最终获得成功的估计约有1.2万人。逃到宝安的有十多万人。

  在当时的深圳,曾经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宝安只有三件宝,苍蝇、蚊子、沙井蚝。十屋九空逃香港,家里只剩老和小。

  在民谣背后,则是一组惊人的数字。根据陈秉安掌握的资料,在目前可以查阅到的文件里,从 1955 年开始出现逃港现象起,深圳历史上总共出现过 次大规模的逃港潮,分别是1957 年、 1962 年、1972 年和 1979 年,共计5 6 万人();参与者来自广东、湖南、湖北、江西、广西等全国12个省、62个市()

  逃港者多为农民,也包括部分城市居民、学生、知识青年、工人,甚至军 人。从政 治成分看,普通群众居多,也有共 青团员、  员,甚至**干部。有一份来自深圳市的数据表明,至 1978 年,全市干部中参与逃港者共有 557 人,逃出 183 ;市直机关有40名副科级以上干部外逃。

  逃港的方式,可分走路、泅 渡、坐船3种。按路线,则有东线、中线、西线之别。泅渡通常是首选。偷 渡者往往会选择西线,即从蛇口、红树林一带出发,游过深圳湾,顺利的话,大约一个多小时就能游到香港新界西北部的元朗。

  广东人把这种水路偷 渡称为督卒,借用象棋术语,取其有去无回之义。在许多当地人的记忆中,一到夏天,水库和河里便人满为患。不少孩童从小就被家人灌输,好好练游泳,日后去香港

  偷渡者通常都带有汽车轮胎或者救生圈、泡沫塑料等救生工具,还有人将多个避孕套吹起来挂在脖子上。有些偷渡者下水后,还一边游一边背诵毛  席语录给自己打气: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当时,上述物件都属于严格控制使用的物品。到后来,就连乒乓球都成了其中之一。因为边防部队发现,甚至有人将数百个乒乓球串在一起,作为救生工具。

  泅渡毕竟是年轻人所为。中老年人和儿童妇女通常选择陆上偷渡,从深圳梧桐山、沙头角一代,翻越边防铁丝网,粤语中戏称为扑网。为了躲避警犬,一些逃港者临行前会到动物园收买饲养员,找一些老虎的粪便,一边走一边撒,警犬闻了粪便的气味,便不敢追踪。

  当时对偷 渡者的打击是异常严厉的。凡不经合法手续前往香港者,都被视为叛 国投 敌,抓到就处以收容。而边防部队对于偷 渡者是最大的障碍。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边防战士遇到不听命令的偷 渡者可以随时开枪,许多偷 渡者被打死在滩涂上和山里。此后,由于上级的严令,开枪的现象才逐渐消失。

  这种风险极大的逃港风潮,还催生了一个新职业——“拉尸行。在鼎盛时期,深圳活跃着200多个拉尸佬。上世纪70年代末,深圳蛇口海上派出所曾经规定,拉尸佬每埋好一具偷渡客尸体,就可以凭证明到蛇口公社领取劳务费15元。  陈秉安曾采访过一个当年的拉尸佬。这个老人告诉他,最多的一天,自己从公社领到了 750 元,而在他埋葬的 50具尸体中,有 个是他的亲人。  在某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强行冲关的情况。

  据宝安县委《关于制止群众流港工作的情况汇报》等文件记录, 1962 年,广东出现严重饥荒,大量居民逃往香港。在宝安县由东至西百余里长的公路上,外流群众成群结队,扶老携幼,如大军南下,来势汹汹。  这些偷渡者成群结队,每人持一根4尺多长的木棒。带头的偷 渡者公开说:谁阻挠我们,我们就用木棍和他们搏斗,冲过去,就算开枪也不后退!”

  由于大量外逃,深圳许多村庄都十室九空。 1971 年,宝安县公安局给上级的《年终汇报提纲》里写道,大望前、马料河、恩上、牛颈窝、鹿嘴、大水坑等许多村庄都变成了无人村,有个村子逃得只剩下一个瘸子。为了收容抓到的偷渡者,当地政府新建了百余个收 容所,但常常人满为患。

  在那个年代,偷 渡是公开的秘密。哪家有人偷渡成功,家人不仅不避嫌,反而会在外人面前炫耀,更有好事之徒会大摆筵席,大放鞭炮,以示庆祝。

  广州番禺的沙湾大队,还出现了以生产队长为首、党支部书记和治保主任全部参与的偷渡事件。他们外逃之时,甚至还有数十名村民到海边为其饯行。惠阳澳头公社的新村渔业大队,一共才 560 多人,短短几个月就有 112 人偷渡成功。大队党支部的6名支部委员,除一名妇女委员外,其余5名都偷渡去了香港。

  陈秉安曾遇到过一个逃港者中的传奇人物,这个人先后偷 渡了12次都被抓住,创下了一个记录。到第 13 次,边防战士看了他都脸熟,实在不好意思再抓了,他才成功地逃到了香港。

标签 : 
相关年代剪影文章推荐

历史之家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