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之家--历史资料最全的历史吧
夏朝皇帝南北朝皇帝上古皇帝金朝皇帝五代十国皇帝明朝皇帝元朝皇帝春秋战国皇帝三国皇帝
历史之家 > 老照片 > 年代剪影 > 即便民族兴亡之际,也不应该让学生冲在前面

即便民族兴亡之际,也不应该让学生冲在前面

时间 : 2017-07-11 10:37
栏目 : 年代剪影
来源 : 历史之家

文章简介: 如果看过《北平无战事》的话,想必就会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没错,引起...


如果看过《北平无战事》的话,想必就会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没错,引起整个故事的北平“七五事件”,就发生在历史上的今天——1947年底,东北民主联军继夏、秋季攻势之后,发起冬季攻势。在数月之内,就歼灭国民党军13.6万人,解放城市18座,将国民党军压缩在沈阳、长春、锦州等几个孤立地区。在溃败中,国民党政府为争夺利用东北青年,以建立东北临时大学、临时中学为名,将大批东北大、中学生骗入关内,流亡北平。


《北平无战事》,难得的优质电视剧,值得一看

然而在北平等待这些东北流亡学生的,既不是鲜花,也不是欢笑,而是北平各党政机关无穷无尽的打压,1948年7月4日,北平参议会通过《救济来平学生办法》,这名为“救助”的办法却有着恶毒的阴谋——那就是将流亡北平的东北学生集中起来进行军事训练,然后投入内战前线充当炮灰!

为了逼迫这些流亡学生就范,北平参议会甚至停发了发东北流亡学生的公费和救助,甚至通过了《征召全部东北(流亡)学生当兵的议案》。

这让流亡学生无比愤怒,因为这些学生完全是因为国民政府的相关承诺才会流亡关内的,而国民政府不但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反而要把这些“逃离战火”为愿的东北学生前行投入战火,这让这些东北学生失去了对国民政府的最后信任。

就在《救济来平学生办法》通过的第二天,即1948年7月5日,流亡北平的东北学生和群众数千人愤怒的走上街头,他们在北平东交民巷市参议会议长许惠东住宅外愤怒抗议市参议会通过的相关决议。


北平街头上的示威队伍

不得以之下,王鸿韶(原国民政府主席北平行辕参谋长)不得不与学生派出的代表进行谈判。谈判达成了协议,然而就在谈判代表离开之际,国民党军队当即开枪射击学生,学生们连忙就地卧倒,但当学生们站起来时,国民党军队又向学生们射击。

此次事件共造成8名学生死亡,49人受伤。

为什么赤血用这么多字交代这件事情?很简单的原因,因为在最近这些年,总是有些果粉叫嚣,所谓的“学生运动”都是共产党“煽动起来”得,目的就是为了破坏国统区的稳定,而学生们之所以会听从共产党的,是因为学生不懂政治,“没有脑子”,最容易被煽动。

反正总结来总结去,还是那句话——不是我们太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

而为了证明这个观点,一些果粉甚至不惜创造“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运动的参与者“庆功宴狂吃白面馒头”、“共产党的学生运动参与者没一个是学生”等“历史发明”——一副被迫害妄想症的嘴脸

但问题是,为什么游行示威时发生在国统区而不是解放区?

很多果粉总是反复说着“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反复强调“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但他们却对共产党的胜利“嗤之以鼻”,他们似乎从来不去讨论为什么共产党会是胜利者。

因为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胜利者书写了历史”,而是“历史选择了胜利者”。在这个世界,只有胜利者才有权书写历史。

想想看,堂堂国统区如果仅因为有几个学生运动就失去了稳定,就走向了衰败,那只能说明国民党太完蛋了,要知道,在解放区,仅仅是一个山东解放区就有60多个旅40多万国民党军肆意进攻,解放军连个喘息之机都谈不上,上哪里去追求稳定性?更惨的是陕北,区区两万多人的西北解放军要对抗的是整整三十二万人的胡宗南集团,陕北解放军下至军队的牲畜上至共产党的最高领袖全部都吃黑豆充饥——可是你什么时候看见过解放区崩溃了?


人家连个办公桌都没有,照样成为胜利者

必须承认的是,这些学生运动的大多数确实是地下党组织的,但问题在于,这些学生其实本不会参与政治的,而且就算是参加了,其实也应该是国民党的天然同盟,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因为这些人正是因为不认同共产党,才会千里迢迢的来到关内投奔国统区——他们正是因为看不上共产党,才会逃离;他们正是因为看重了国民党是“中央政府”和“合法政府”,才会来投奔。

但结果呢?

国民党竟然生生把前来投奔的学生逼成了“梁山好汉”,这个结果难道不滑稽吗?

更鲜为人知的是,就在七月五号当天,就在流亡学生代表和政府代表谈判之际,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副司令兼北平警备司令陈继承亲自坐镇北平,他从西苑调来国民党青年军第208师搜索营及4辆装甲车,这些国军不但将抗议学生包围,还架设机枪,其余士兵一律上刺刀——这摆明了就是要武力对抗。

而七五事件之后,国民党开始追查所谓操纵7月9日北平“七九”游行的“学匪”,严厉镇压学生运动。中国国民党青年部部长陈雪屏奉密令成立了“清匪除奸委员会”,传讯、拘捕250多名学生,送往特别刑事法庭“法办”——这就是北平的八一九大迫害。而为了保护这些学生,共产党方面不得不大范围的将这些学生转移到解放区去。


国民党的愚蠢让学生运动此起彼伏

这距离北平和平解放,只剩下区区半年时光。

东北流亡学生就此从国民党中央政府的绝对支持者变成了最强烈要求打倒国民党的人,这真是莫名的一个怪圈。

总是有些公知精英说道,中国的收入太低,才会有道德日益崩溃的局面,“豪女谁卖淫”是这些人经常挂在嘴边上的话。这些人总是能给各种事情找到看似合理的理由,那为什么一到学生运动这个问题上,就不找找自己身上的理由,而是一个劲的往共产党身上赖,这合适吗?如果真不是因为逼急了,“学生谁上街”。

其实,如果多看看历史和新闻,就不难发现,无论是在动乱时期还是在现在,学生上街的事情其实都只是三罢——即“罢工,罢市,罢课”的补充,他们从来不是主力军,无论是破坏还是建设,他们都不是主力,提出“三罢”刚领的不是学生,狂砸日本车的也不是学生。


这种疯狂行为学生基本做不出来

而对于这些学生,共产党做得更多的是保护而不是煽动,就连震惊中国的五卅运动之中,为了保护罢课学生,工业人还专门写了相应的谈判条款,并且提早结束了罢工,这难道也是煽动?


学生运动在很多情况下只是“总示威”的补充

必须承认,学生确实容易被煽动起来,但还是那句话,学生运动如果是一种病,那也不过是国家这个躯体的病症而不是病灶

对了,最后再看看两党对青年学生这一当时中国的“稀缺资源”是如何利用的吧——共党方面,是把这些人吸引到延安,加强学习之后派到前线当干部,既有军事干部也有地方干部,他们支撑起了整个前线的军事、政治的大框架;而国民党则是高喊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把学生编成军队丢到前线当炮灰。

标签 : 
相关年代剪影文章推荐

历史之家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