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历史故事,讲中国历史,尽在历史之家网!

点击收藏历史之家网,每天必看!
当前位置: 历史之家 > 唐朝 > 唐宣宗 > 正文
如何评价曾经使唐朝中兴、被称为“小太宗”的​唐宣宗​?
发布时间:2018-05-08 17:37:49

我们知道,评价一个历史人物,有种片面的方法叫“只读本传”。同理,评价一个帝王,也不能光盯着他在位时期的那点儿事,必须结合历史的进程和当时的环境来看。

安史之乱后,一代代的大唐皇帝都在努力中兴帝国,这是一件长期、艰巨的任务,绝不是蹦出个明君就能一蹴而就的。大唐皇帝们就像在参加一个接力长跑比赛,前仆后继地往前跑。倒霉的皇帝跑的道路非常崎岖(德宗),运气好点的道路相对平坦(宪宗、武宗),更有幸运儿跑在最舒服的康庄大道上。唐宣宗,就是那个幸运儿。

宣宗在位时期之所以被称为中兴,在我看来主要的原因有两个:

1.收复河湟,说出去很霸气。

2.他一死大唐就江河日下了,于是很多人会遐想,如果他活久一点该多好。

其他的一些事情都是点缀。如果没有收复河湟这样的功绩,或者在他的统治期间农民起义、南诏叛乱就发生了,人们才懒得吹他从谏如流、恭谨节俭等事情呢。

比如唐文宗衣服洗了三次都不换,够节俭了吧?柳公权直接告诉他,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对一个皇帝来说没什么卵用。文宗被柳公权这样打脸,态度也非常好,让柳公权当谏议大夫,好多给他提意见。文宗在节俭、纳谏方面做得到位了吧?可有多少人在这方面夸他呢?在位期间发生了甘露之变这种丢人的事,文宗是注定和“明君”无缘的。

然而这两点主要原因,都和宣宗的个人能力关系不大。

一、河湟:天上掉下的馅饼。

851年10月,张义潮让哥哥张义泽带着河湟十一州图籍觐见唐宣宗。沦陷吐蕃几十年的河湟地区彻底光复,举国欢庆。

*图为张议潮将军统军出行图,莫高窟第156窟。

但显然,这个成就是建立在吐蕃衰落、内乱的大背景下的,并不是宣宗个人英明神武的结果。我们知道,846年,33岁的武宗嗑药死了。如果他多活5年,收复河湟的功劳自然就不会记在宣宗头上了,除非你认为武宗不会接受张义潮的投诚。

吐蕃的衰落,是从唐德宗时期开始的。德宗用外交手段,联合回鹘找吐蕃的麻烦,又拼命拉拢吐蕃的小弟云南(后来的南诏),终于让吐蕃陷入孤立,内外交困。但更致命的打击,是武宗时代发生的。

842年,残酷的吐蕃内战开始了!达磨赞普死后无子,他的妃子联合宰相拥立达摩哥哥的三岁儿子当傀儡。结果一个大佬论恐热不干了,举旗反抗,自立为国相,并打败了讨伐军。当然,他的对手也有狠角色,吐蕃鄯州节度使尚婢婢就是一个。双方你来我往,缠斗二十几年,吐蕃境内的人民被内战折腾得生不如死。

苏毗等疑不战,恐热引骁骑涉水,苏毗等皆降,思罗西走,追获,杀之。恐热尽并其众,合十馀万,自渭州松州,所过残灭,尸相枕藉

是月,吐蕃论恐热屯大夏川,尚婢婢遣其将厖结心及莽罗薛吕将精兵五万击之……恐热大败,伏尸五十里,溺死者不可胜数,恐热单骑遁归。

唐宣宗继位后,正赶上吐蕃内战打得如火如荼,河西、陇右的老百姓实在受不了,主动跑到大唐来投诚。849年2月,吐蕃秦、原、安乐三州及石门等七关军民来降。宣宗马上派兵接管,并在长安亲切接见了千余名投诚代表。代表们脱下吐蕃的装束,换上汉服,围观的长安人民都山呼万岁,那场面简直感人至深!

吐蕃秦、原、安乐三州及石门等七关来降。以太仆卿陆耽为宜谕使,诏泾原、宁武、凤翔、邠宁、振武皆出兵应接。

河、陇老幼千馀人诣阙,己丑,上御延喜门楼见之,欢呼舞跃,解胡服,袭冠带,观者皆呼万岁。

之后吐蕃内战愈演愈烈,尚婢婢和论恐热在850年又打得白骨累累,赤地千里。

婢婢粮乏,留拓跋怀光守鄯州,帅部落三千馀人就水草于甘州西。恐热闻婢婢弃鄯州,自将轻骑五千追之。至瓜州,闻怀光守鄯州,遂大掠河西鄯、廓等八州,杀其丁壮,劓刖其羸老及妇人,以槊贯婴儿为戏,焚其室庐,五千里间,赤地殆尽。

在这种背景下,张义潮抓住机会逆袭,851年2月在沙州举起了大唐旗号,并在10月收复另外十个州。

义潮,沙州人也,时吐蕃大乱,义潮阴结豪杰,谋自拔归唐。一旦,帅众被甲噪于州门,唐人皆应之,吐番守将惊走,义潮遂摄州事,奉表来降。

张义潮发兵略定其旁瓜、伊、西、甘、肃、兰、鄯、河、岷、廓十州,遣其兄义泽奉十一州图籍入见,于是河、湟之地尽入于唐。

当然,这里面有点水分。尚婢婢的军队驻守在甘州,拓跋怀光在鄯州,论恐热在廓州,张义潮并没有击破这三支军队的任意一支。

综上可见,吐蕃一步步衰落,导致了内战,内战又促成了河湟地区的投诚。而这个时候,宣宗刚好在位,一块馅饼从天而降,恰好砸到了他的头上。

二、传说中的背锅侠:唐懿宗。

如果说宣宗是这场接力长跑的幸运儿,那他的儿子懿宗就是个倒霉蛋了。宣宗在康庄大道上跑了13年,把接力棒交给了儿子。结果懿宗刚跑2步,就发现前方是一片泥潭沼泽。

宣宗是859年8月死的,同年12月,裘甫就在浙东叛乱了。两者间就隔了4个月,懿宗屁股还没坐热,第一个大麻烦就来了。有多少人会相信裘甫叛乱是懿宗造成的?如果宣宗多活1年,裘甫就不会叛乱了吗?显然,叛乱因子早在宣宗时期就开始酝酿了,只不过爆发的时候宣宗刚好死了,懿宗不得已当了背锅侠。背锅就背锅吧,小小的农民起义,有啥可怕的。懿宗马上调兵展开平乱工作,结果他发现,事情远比想象中的糟糕。

春,正月,乙卯,浙东军与裘甫战于桐柏观前,范居植死,刘勍仅以身免。

二月,辛卯,与甫战于剡西……官军大败,三将皆死,官军几尽。

甫自称天下都知兵马使,改元曰罗平,铸印曰天平。大聚资粮,购良工,治器械,声震中原。

浙东观察使郑祗德被裘甫打得屁滚尿流,很多人会认为这一定是懿宗无能造成的。真是这样吗?

时二浙久安,人不习战,甲兵朽钝,见卒不满三百,郑祗德更募新卒以益之。军吏受赂,率皆得孱弱者。

郑祗德战败的原因,《资治通鉴》写得很清楚。浙东军承平日久,早已腐化,吃空饷的多,队里没几个人,兵器都生锈了。郑祗德招募一些新兵去平乱,结果军吏敞开了受贿,尽让一些没钱上交的老弱上战场。

军队腐化,是个长期的过程,绝不是懿宗当政的几个月就能造成的。懿宗也没有颁布过任何浙东镇的人事任命,当地的官员、军吏都是宣宗朝就在职的。可见,浙东军队腐化、贪官污吏横行存在已久,只不过一直被掩盖得很好。裘甫一叛乱,这些阴暗面才彻底暴露了出来。

不光浙东军腐化了,周围的浙西、宣歙两镇的军队也是一个德性,只会拿钱,不会打仗。一听要上阵,不是装病,就是落马。

祗德馈之,比度支常馈多十三倍,而宣、润将士犹以为不足。宣、润将士请土军为导,以与贼战。诸将或称病,或阳坠马,其肯行者必先邀职级,竟不果遣。

最后懿宗一咬牙,搬出了河南、淮南的正规军,终于在860年6月平定了叛乱。从这次叛乱可以看出,在宣宗时代两浙地区就已经贪污腐败成灾了。懿宗面对裘甫叛乱,应对没有任何问题。先让浙东军自己搞定,发现不行,再让周围的军队搞定,还不行,再出动河南、淮南军。如果宣宗多活几年,肯定也会这么做的,当然,也会想懿宗一样焦头烂额。那时人们再想吹他是“小太宗”,底气就不足了。

裘甫刚平,懿宗还没喘几口气,更大的麻烦又来了。860年12月,边境传来战报,南诏攻克交趾!从此,懿宗就陷入了和南诏的战争泥潭,一直到870年才勉强停止。而南诏入寇的诱因,《资治通鉴》明明白白地写着,就是宣宗时期种下的。

初,安南都护李涿为政贪暴,强市蛮中马牛,一头止与盐一斗。又杀蛮酋杜存诚。群蛮怨怒,导南诏侵盗边境。峰州有林西原,旧有防冬兵六千,其旁七绾洞蛮,其酋长曰李由独,常助中国戍守,输租赋。知峰州者言于涿,请罢戍兵,专委由独防遏。于是由独势孤,不能自立,南诏拓东节度使以书诱之,以甥妻其子,补拓东押牙,由独遂帅其众臣于南诏。自是安南始有蛮患。是月,蛮寇安南。

858年,安南都护李涿就惹得当地蛮人很不高兴,经常勾搭南诏。南诏也反手勾搭上了七绾洞蛮酋长李由独。从此,安南就开始不安稳了。

不光如此,西川也和南诏接壤。以前,南诏经常从这里进贡。为了得到更多的赏赐,每次进贡都带着n多随从。大中初年,杜悰担任西川节度使,向宣宗表示,我们应该减少南诏入贡的次数,这样可以省很多钱啊!宣宗立马点了个赞。这下南诏怒了,开始骚扰西川边境了,还一度攻入播州。

又,蛮使入贡,利于赐与,所从傔人浸多,杜悰为西川节度使,奏请节减其数,诏从之。南诏丰祐怒,其贺冬使者留表付巂州而还。又索习学子弟,移牒不逊,自是入贡不时,颇扰边境。

当然,以上很可能是南诏方面的说辞。狼要吃羊,总会说是羊先惹了他。真正的原因恐怕是,大唐西南的军队,多年没和南诏打仗,也被腐蚀了,而南诏发现了这一点。

先是,广、桂、容三道共发兵三千人戍邕州,三年一代。经略使段文楚请以三道衣粮自募土军以代之,朝廷许之,所募才得五百许人。文楚入为金吾将军,经略使李蒙利其阙额衣粮以自入,悉罢遣三道戍卒,止以所募兵守左、右江,比旧什减七八,故蛮人乘虚入寇。时蒙已卒,经略使李弘源至镇才十日,无兵以御之,城陷,弘源与监军脱身奔蛮州,二十馀日,蛮去,乃还。弘源坐贬建州司户。文楚时为殿中监,复以为邕管经略使,至镇,城邑居人什不存一。

861年7月,南诏攻陷邕州,一通烧杀抢掠,搞得“城邑居人什不存一”。邕州本来有广州、桂州、容州的三千兵防御的,邕管经略使段文楚认为从外地调兵太麻烦,我完全可以从本地招啊。结果他刚招了500人,就被调回中央了。新上任的李蒙一看,这里面捞钱空间好大滴哟!直接贪光了剩下的募兵钱,只用这500人防守,反正咱几十年不和南诏打仗了,怕什么咧?更爽的是,南诏打过来时,李蒙已经死了,接替他的李弘源当了背锅侠。

邕州军队的堕落绝不是孤立事件,西川也一样。

先是,西川将士多虚职名,亦无禀给。

这种腐朽的气味被南诏闻到了,他能不入寇爽一发么?

不管是台面上的原因(宣宗时期官员惹怒南诏),还是台面下的原因(边境军腐败),都不是一个“昏君”懿宗造成的。任何一个王朝发展到200多年,官僚腐化,军队溃烂都会愈演愈烈。和平时期,这些毛病还可以掩盖住。一旦发生农民起义、外族入侵,皇帝放眼望去,才知道他的帝国已经千疮百孔了。

南诏的入寇敲响了大唐的丧钟,868年7月发生的庞勋之乱,就是南诏战争的副产品。庞勋等徐州兵到桂州戍守,三年又三年,朝廷就是不让他们回去。结果庞勋一怒而反,杀回徐州。长期的战争下,老百姓被贪官折腾得苦不堪言,纷纷列队欢迎庞勋解放军。父亲鼓励儿子、妻子鼓励丈夫,积极加入庞老大的人民军队。

丁丑,贼至城下,众六七千人,鼓噪动地,民居在城外者,贼皆慰抚,无所侵扰,由是人争归之,不移时,克罗城。彦曾退保子城,民助贼攻之,推草车塞门而焚之,城陷。

庞勋募人为兵,人利于剽掠,争赴之,至父遣其子,妻勉其夫,皆断锄首而锐之,执以应募

懿宗又花了一年多,在869年10月才扫平庞勋。结果,南诏又来趁火打劫,发动倾国之兵包围成都。成都保卫战进行了4个月,南诏才撤退。

懿宗在位14年,前11年一直在战争的压力中度过。如果宣宗多活11年,真的能做得比他好吗?大唐已经存在了200多年,腐败之风深入骨髓,江山社稷风雨飘摇,就等某人出来一推了。宣宗非常幸运,他在位的13年推手一直在酝酿,没有发功。他刚一死,裘甫、南诏、庞勋一波浪过一波,让懿宗疲于应付。当然,懿宗之后僖宗面对的黄巢就更浪了。

综上所述,“小太宗”唐宣宗只不过是鸿运当头而已。河湟大馅饼正好砸在他的头上,贪污腐化的弊端又没有暴露,于是乎“大中暂治”就形成了。

更多>

唐朝历史人物

更多>

唐朝皇帝

更多>

其他人还搜

更多>

唐朝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