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历史故事,讲中国历史,尽在历史之家网!

点击收藏历史之家网,每天必看!
当前位置: 历史之家 > 明朝 > 魏忠贤 > 正文
如果崇祯最后没有除掉​魏忠贤​,并信任重用,清军还能取得胜利吗?
发布时间:2018-03-13 17:32:18

在我们的印象中,魏忠贤就是一个十恶不赦,谄媚逢迎,艰险阴狠的小人形象,这都是因为近些年许多电视剧对于魏忠贤这个人物单一的刻画造成的。魏忠贤确实有这样一面,但是魏忠贤也有另外的一面,这一些的性格因为剧情需要都没有被影视剧所呈现出来。所以要判断魏忠贤究竟是个好人还是坏人,判断依据还是要更全面一些的好。

魏忠贤可以得到朱由校的重用,无非是因为朱由校还是太孙时,魏忠贤就一直跟随在朱由校身边。朱由校当皇帝后,自然会优先重用魏忠贤等人,因为在朱由校心目中,这些人才是他的嫡系,才是他最可以依赖的人。当然了,朱由校身边的这种嫡系,肯定不只一个魏忠贤。所以魏忠贤能成为朱由校的头号亲信,自然是因为朱由校认为,魏忠贤的忠心、能力、魄力,远远超过其它人。事实上,魏忠贤的“忠贤”这个名字,就是朱由校赐给的。换而言之,朱由校认为他又忠又贤,故赐名“忠贤”。

只是这种说法,显然不够夺取眼球,更有美化魏忠贤的嫌疑,所以人们通常更愿意相信另一种说法,那就是魏忠贤是依靠裙带关系上位的。

据说,天启皇帝和自己奶妈的关系不清不白;而魏忠贤与天启皇帝的奶妈关系不清不白。所以魏忠贤得到了天启皇帝的重用。

这种说法,其实很扯淡,因为客氏不是普通宫女,她是皇帝的奶妈。客氏有老公、有儿子。说得简单点,普通宫女因为无法接触到正常男人,所以才会和太监会有比较暧昧的关系。客氏家是有老公的女人,怎么可能找太监当情人呢?更主要的是,按这种扯淡的说法,客氏不但有老公,还有皇帝那种小鲜肉当情人,怎么还会找个老太监当情人呢!皇帝敬崇自己的奶妈,在历史上就不是什么新鲜事。

甚至都不用说太远的事,只说明朝,也不是孤立的。因为明成祖、明仁宗都曾尊崇过自己的奶妈。从层意义上,天启皇帝尊崇客氏,只是基于一种最正常的情感需要。换而言之,朱由校的母亲死得比较早,把这份对母亲的爱,寄托在了关爱自己的奶妈身上。只是这种说法不够火暴,所以就渐渐演变成了一个少年和中年妇女的不伦恋情。

魏忠贤掌权时,明朝政府抵御辽东后金的入侵还是比较给力的,可以说一扫万历末年辽东战场的颓势,大有光复辽东之势。前期能够认识到辽东与京师唇齿相依的关系,否定龟缩山海关的决议,积极支持孙承宗的推进战略;后期任由袁崇焕督师辽东,不敢说他多器重袁崇焕,但从来往信件看,袁与魏的关系至少是和谐的,袁最牛掰的几次战功全在魏掌权时诞生。当时明军的情况是:关宁铁骑不用裁员,军饷仍可足量正常发。皮岛军队不用精简,收入来源也是稳定的。

寄居海岛的毛文龙进行黑市贸易、抢掠朝鲜边民商旅,本着中庸之道,基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毛文龙也算干吏,积极进取,开拓了旅顺-义州一线的东江军镇,不断骚扰后金盛京以东的城池;授毛文龙“钦差平辽便宜行事总兵官征虏前将军左军都督”和尚方宝剑,人心笼络绝对到位,搞得毛文龙热血沸腾,誓死巩卫皮岛、朝鲜本土。盛京的西面,从宁远至锦州,本来荒凉破败了十年的城池一座座重新修葺一新、再次拔地而起;明军的火铳、战车、地雷、炸弹配备齐全;红衣大炮这种奢侈品也都搬上了宁远、锦州的城头。

魏当九千岁的几年几乎与关外捷报频传的时间同步,宁远大捷大炮轰伤努尔哈赤(回盛京后不久死去)。宁锦大捷明军多次重创皇太极。丁卯之役,毛文龙在朝鲜拼尽血本击退阿敏数万八旗军,阻止了阿敏当朝鲜王的梦想。皇太极东奔西突累到吐血没捞着什么好处,只能龟缩在盛京。

关外的战争形势一片大好的背后其实还是钱在起作用,魏最大的能力之一是收税。明末,天下金银、尽聚三吴,魏忠贤针对工商业、对外贸易发达的江南地区,从新设立了万历末年被东林党废除的工商税、海税;但他没有给农民加赋,出身社会底层的魏忠贤在河南遭灾时,还能免除赋税,从内库拨款赈灾;

崇祯上台后,与魏比疑心重也就算了,关键收不到税还超级爱清廉,超级恨贪腐~满朝东林士官大多富的流油,科举的排名都是比银子多少的,此时一个棉袄烂洞、衣服打补丁的皇帝空降下来,突然要搞一场无人配合的反贪运动,满朝官员从刚开始的不寒而栗变成后期的笑而不语,一个个都成了超级影帝,下面的百官冬天炭敬、夏天冰敬、各种红白喜事都是搜刮漫天,可偏偏在上面皇帝跟前超级爱装清廉。“您不是爱清廉恨贪腐吗?我被逼只能装啊,适者生存嘛!”什么?你要钱?我可一个子儿都没有,微臣可是“清官”啊!朱由检像个孤独的观众一样,深深蒙在东林党上演活剧的一面烂鼓里。更别提东林党的大本营-江南的税收了!

魏死后,辽东的形势再次退化到了万历末年的水平并持续恶化,财政困难的同时,崇祯皇帝疑心重,且在议和主站的意见中间摇摆不定,先是抛弃孙承宗,然后将袁崇焕凌迟。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没了给力的将军,下属官兵们只能干瞪眼,辽东的关宁防线由强转弱、节节败退的局面再难挽回。

京师沦陷后,滑稽而意想不到的一幕上演了:在京的东林党一众人本来翘首期盼着伺候新皇帝,结果却几乎统统被李自成、刘宗敏抄家、拷掠、暴尸于街头;少则几万两、多则几十万两的银子从各大臣的家中抄出。后人感叹:满朝的官员玩过头了,全是悲剧与惨剧啊,大明帝国终究还是成了茶几!

总的来说,明帝国的衰亡,并不是某个皇帝造成的,也不是某个太监造成的;当然了,我也无意说,这就是东林党造成的。

一个帝国随着年代的积累,人口自然会达到农业生产力的峰值;各种社会矛盾自然会激化;既得利益集团必然会不断扩张。到了这种地步,其实多少是有些无力回天的。

这就好像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明帝国立国近三百年),如果保养的好一些地,自然还可以多维持一会在魏忠贤上位前,大明帝帝国内忧外患就一日重似一日,贪污腐败就半公开化的存在着;在魏忠贤上位后,自然也是如此。在魏忠贤死后,其实也是如此的。关键是,不论谁执政,好像也看不到好转的迹像。

更多>

明朝历史人物

更多>

历史人物

更多>

明朝人物

更多>

其他人还搜